将行

我以为这就是全部了,
然而还没有结束

林木:

看了好多文都是写小天使一个人重生,为什么不能除了小天使以外所有人重生呢?小天使一个人想要改变所有悲剧真的好难啊qaqqqqqq
大概就是刚变成喰种的小天使身边突然多了很多很好很好的人帮助他理解他或者变成喰种之后发现“诶?好像喰种并没有那么可怕。”就算依然肩负各种责任也有很多选择余地不会那么痛苦那么累更不会想着完成某些事之后潇洒地去死。
翻了好多地方都没有真的没有太太产粮吗要饿死了呜哇゜゜(´□`。)°゜。ワーン!!

门口小贩:

アキラさん と 琲世くん (。・ω・。)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意难平

夏天有蝉:



有时候思考金木和永近的关系,觉得如果自己是永近的话只怕是要黑化的,果然我比不上他,没有他爱人爱的那么无私,但只要一想到,永近在金木心里曾经是第一的地位,而现在不是我就意难平,怎么会地位还退步了呢???不能理解!!!!!
 想想看哈,B曾经是A的唯一,心灵支柱,然后A发生了变故,B为A穷尽一切,不顾自己生命,就是为了帮助A,然后B的地位不再是第一了,也不再是A的唯一和心灵支柱了,有道理么?有逻辑么?这这这。。。。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意难平啊!!!!就像我本来年级第一,还比别人多付出很多努力和时间,最后期末考我确掉出了前十,这心情,真是比吃泡面没有...

厌城:

◎re53衍生

 ◎ooc 文笔渣



文/六点儿水

「……金木?金木!」

金木研慢慢从虚无的海中浮上来之时,永近英良一直在呼唤他。

晚餐在饭碗里冒着新鲜的热气,头顶上暖黄的吊灯洒着温柔的光,窗外已是一片黑夜,但有着同样温暖的灯光在亮。金木坐在饭桌前的木椅上,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

永近朝他走来不由分说地把他手里的书抽走,嘴里念叨着没...

【永研】段子

红:


他觉得月亮比平时更加暗黄朦胧,也可能是失血过多的自己头昏眼花,在他看来,现在的月亮像是给蒙了层雾,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他使劲盯着那轮月亮,倒不是想锻炼眼神儿,他得保持自己的意识,不能昏过去。他得看着什么固定的东西,某个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黑魆魆的夜里突出明显的东西。


紧紧捂着肚子的手已经失去知觉,但依旧尽职尽责守在原地堵住出血,他知道现在那整个手掌早就浸透了自己的血,肉不够了,受的伤又太重,恢复变得相当缓慢,他现在需要在这条小路上啃掉一只食尸鬼,好让伤口赶紧愈合起来。


今晚他的运气似乎不错,逮到一只刚刚进...

1 / 2

© 将行 | Powered by LOFTER